卡什亚普:回到起点

卡什亚普:回到起点
在汇丰世界羽联世界巡回赛中,35岁左右的男子单打球员并不多见。卡什亚普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之一,苏吉亚托是另一个,他们最近在2022马来西亚大师赛的第一轮比赛中相遇。二人上一次在巡回赛上对决是在10年前,对于在表现得最好的年份可以打进世界排名前10的这两个同龄人来说,这是很漫长的十年。在参加马来西亚的两项赛事之前,卡什亚普已经因为一系列腿筋受伤和脚踝扭伤缺席了三个月的比赛。现在已经到了伤病频繁发生的阶段,卡什亚普正在思考适合自己身体的训练量——足够让他适应比赛,但又不会导致身体垮掉。“就在(选拔)试验前三天,我拉伤了腿筋,花了很长时间才痊愈。然后我继续训练,又拉伤了,再拉伤了,又再拉伤了,”他一边说,一边列出了一长串过去几年的伤病清单(背部、膝盖、肩膀脱臼)。“所以,就像这样,我浪费了四个星期。”卡什亚普在2013年获得职业生涯最高的世界排名第6名,他在后戈比昌德时期开创了印度男单的道路,为他的后辈斯里坎斯和普兰诺伊的崛起铺平了道路。他有着强悍的身体素质,但长时间比赛和伤病的摧残让他很难恢复到曾经的状态。他能感觉到自己想要成为精英球员的条件在不断下降;他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克服这些限制。“我们的身体发生了变化。我们变得像业余球员一样,运动技能很差。我的敏捷性、跳跃、速度、耐力……我的基本素质都下降了,运动技能、反应速度都下降了,现在一切都得靠训练。“所以你需要适应和训练。基本上,无论什么年龄,你都要保持和以前一样多的训练。你可以更聪明一些,但我不认为量可以减少。如果你想赢得世界巡回赛级别的比赛冠军,你将不得不进行大量的训练。我想重回赛场,我想为冠军而战。”那么他如何适应高强度体能运动的要求,同时以同样的运动量训练,而不冒受伤的风险呢?即使是像他这样经验丰富的球员,他也需要花时间来确定训练的方向。“在参加比赛之前,我必须绝对保持健康。所以即使只是一点小问题,我也会退出,训练三到四周,恢复完毕,然后重返赛场。“你知道,我们必须忘掉过去6、7年里我们做的很多事情,回到我们年轻的时候,回到我们进行基础训练的时候。我们必须训练所有这些特殊的技能,比如跳跃、敏捷性、耐力,几乎所有的一切。你需要时间来承受这些负担。以前,我们可以把一切都放在一起进行,身体没问题。它恢复得很好。现在我觉得每项技能都需要时间来消化——三周的速度训练,三周的力量训练,三到四周的耐力训练。所有东西都进入一个更长的周期。这就是为什么教练变得如此重要。”在过去的几年里,卡什亚普一直断断续续地出现在赛场上。疫情加剧了他对健康的担忧,封控对他带来了几方面的影响,包括失去了打球的动力,以及萌生了转向职业扑克的念头。“我在想,错过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后,我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?我什么都想不出来。我想搬到美国去打职业扑克。我的脑子里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,需要自己的空间去整理思路。封控一结束我就抓紧时间恢复,但是2021年我的身体状况还是不好。我参加比赛只是因为没有其他较小的锦标赛可以参加,我的排名也还不错。我也在努力鼓励内维尔,她也在与伤病作斗争。所以这是年龄的问题,我们试图了解我们的身体情况。“每天早上训练结束后,我都要进行评判:我今天做得够好吗?我还要加更多吗?如果我不喜欢,我就停下,我得凭直觉。对我来说,按别人的做法要求自己是错误的。”前世界排名前五的内维尔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,她必须搞清楚自己现在能承受的强度和身体负荷水平。反思的一部分是自我认识,要接受过去和现在的不同。“内维尔也在试图弄清楚——强度、细节、负荷,这些外人很难判断。现在,你所学的一切都不对,但是当你23或27岁的时候,这些都是正确的。问题是对于一个资深选手来说,忘记一切是非常困难的,因为如果内维尔闭上眼睛,她会想起2015年、2016年她拿冠军的时候;当她突然被告知自己的每项技能都必须经过训练才能保持时,她会觉得:你在说什么?”然而,对胜利的渴望又回来了。他有信心,他和内维尔还能坚持起两到三年。“我认为我们可以再坚持两三年。我感觉很好。我能够催促自己不断训练,越来越多。进展相当不错。”在台北公开赛的四分之一决赛中,卡什亚普在最近的亚洲赛事中战胜了许侊熙和苏吉亚托,在众多对手都比他小10到15岁的赛道上,卡什亚普保持着积极的状态。他还没老呢。记得分享给朋友并“在看”哦!